header image
爱砂拉越
担心民办洗肾中心难存 500人集聚抗议 打印 E-mail
2011-04-03
Source: China Press

(威南2日讯)卫生部要关闭民办洗肾中心的措施引起肾病患者的极力反弹,55名到威南洗肾中心洗肾的病人于今日上午进行和平示威行动。有关行动也获得该洗肾中心赞助人、慈善机构代表的支持,高举抗议横幅与大字报的场面共聚集了约500人,声势浩大。



没洗肾中心只有等死

黄郑亚月(洗肾1年多)说,政府医院洗肾排不到她,没有这洗肾中心,只有等死。怎么可能会到私人洗肾中心治疗?有钱洗肾也会花到光。

申请医院洗肾无下文

病人林秀凤(洗肾12年)说,她有向政府申请在政府医院洗肾,但至今都无下文。对家庭贫苦的她来说,没有慈善机构,她早就没命了。如果卫生部要关这间洗肾中心,她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等死”。

只为照顾病人留下来

护理员惹哈莉查(工作10年)说,她是基于家婆洗肾关系而来到威南洗肾中心,虽然家婆已去世了,但她却留在该中心工作。

她说,开始服务时,薪金只有450令吉,能在这里工作,都不为钱,都是因为我们爱这些病人、要照顾他们而留下来的。

她说,她是有前往南华医院受训,然后该中心也安排她上一些医护的课程。

驻诊费用昂贵 慈善机构如何应付?

在举行和平示威时,该中心也发出一则向民众、病人解释的文告,内文如下:

根据卫生部的报告,我国每年平均增加3000名肾病患者,基于政府医院无法负荷不断增加的患者,社会热心人士才义不容辞组织洗肾中心。政府应该感激这些慈善洗肾中心的成立,以能让患者不需要因等待被安排洗肾而失去生命。

什么是慈善洗肾中心?他们一切操作基金都来自群众的捐献,然后把基金用在中心操作方面。对于威南洗肾中心,政府给予病人的津贴,都全数回归给病人。

慈善洗肾中心可说是一个毫无生产力、是一个不断耗钱的中心,他们靠的是群众的金钱。但实际上,他们是在减轻政府的负担、帮政府照顾肾病患者;可惜,政府没有感恩,相反的,让官员不断用荷刻的条件来压着慈善洗肾中心,去为难肾病患者。

如要追求合理,政府就有义务扶助这些慈善机构,协助他们成为符合卫生部医药要求的机构,而不是丢下问题,然后有如刁难式的要慈善机构给予配合。直到他们做不到卫生部给予的条件,就放话要他们关闭。

这些能被慈善洗肾中心接受的病人,都是贫苦病人,失去了慈善中心的帮助,又无法进入政府医院洗肾,他们要去哪里?而且,如果要让病人等着进入政府医院洗肾,或许他们已因无法洗肾而去世。

如果慈善洗肾中心要在有委任一名肾脏专科医生驻诊才获卫生部批准操作,那么,政府更应该有义务帮助慈善洗肾中心解决肾脏专科医生驻诊的问题。因为,就连政府医院都无法拥有足够的肾脏专科医生来驻诊,基金薄弱的慈善机构又有何能耐的拥有?

据查知,槟州共有51间慈善洗肾中心,但肾脏专科医生仅有11位,如果要慈善洗肾中心都要拥有肾脏专科医生才能成立,那要去哪里找?槟州政府医院也只有槟城医院、诗布朗再也医院拥有肾脏专科医生,其他的政府医院都没有肾脏专科医生驻诊,又怎么说?

慈善洗肾中心都曾经有询问过征用肾脏专科医生的费用,即每次看诊一个病人的收费是50令吉,每个月的驻诊费最少2500令吉,做为慈善机构如何应付?

吴俊益抗议官员恐吓查封 谁要担起55条性命?

对于卫生部官员声称要关闭威南洗肾中心,该中心主席吴俊益经呈函向卫生部长拿督廖中莱陈情,其内容如下:事项:强烈抗议卫生部官员恐吓今年五月查封威南洗肾中心。

来自槟城卫生局的5名医药官员于2011年3月30日突击检举威南洗肾中心,谕令本中心4月30日前自行关闭,否则面临查封并罚款50万令吉。

威南洗肾中心是一间民间慈善洗肾中心,不分种族及宗教为贫苦肾病病人提供免费洗肾服务。于1998年3月30日开始操作的威南洗肾中心,是在理事会等同仁怀着助人为快乐之本的决心而成立,以减轻贫苦病人的身心痛苦与负担。

本 中心是在1966年社团法令下注册,并于2005年获得财政部批准所有乐捐予本中心的捐款豁免所得税。所有在本中心接受洗肾治疗的贫苦病人,也可获得卫生 部的每次50令吉的洗肾津贴。我们欢迎您的官员来查封威南洗肾中心,只是谁要担起在本中心洗肾的55条性命?卫生部是否有能力把这55名贫苦肾病病人送到 威南双溪峇甲政府医院洗肾?

卫生部的责任本来就是照顾全体马来西亚子民的健康。只要卫生部一天无法克服肾病病人的需求,卫生部万万不该持续 鸡蛋里挑骨头,刁难一路来协助卫生部的民间慈善洗肾中心。最后,我们威南洗肾中心全体理事、永久赞助人、病人及护士一致强烈抗议卫生部查封本中心。肾病是 一种无法根治的疾病,除了换肾就只能依靠医疗延续生命。因此,敬请部长您尽快解决此风波,并提供更先进及完善的洗肾医疗设备与环境。

吴庆发誓言 “将与洗肾中心共生死”

威南洗肾中心发起人兼顾问吴庆发矢言,“将与威南洗肾中心共生死,誓保与病患者到最后”。

“你们(卫生部)13年来一分钱都不曾给过威南洗肾中心,每年还要征收1000令吉的注册费,现在还要来关闭我们的洗肾中心,天理何在?”吴庆发是周六中午在威南洗肾中心斥驳卫生部的不是,更愤怒指责良心何在?

他怒吼咆哮;“就是因为你们(卫生部)的‘无路用’(无能),才会造就我们民间团体组织设洗肾中心,现在还要来关洗肾中心”。

他说,关闭威南洗肾中心,就等于要55名肾病患者去送死。

他表示,在槟州有51所洗肾中心,但却只有11名肾脏医生,如何能分配,再者,威省的大山脚县医院和爪夷县医院也没有专科医生,那病患者要到哪里去做血液透析?

他强悍的说,我们(威南洗肾中心)不能因为一声没有拥有肾脏专科医生及符合卫生部条件的护士驻诊,就必须关闭。

他说,威南洗肾中心拥有1800名赞助人,这就是我们力量的支持,这些赞助人相信会做我们的后盾,誓与卫生部对抗到底。

威南洗肾中心理事会主席吴俊益称,如果卫生部坚持要关闭威南洗肾中心,那必须准备赔出55条生命。

他说,在槟州有11名肾脏专科医生,这其中包括6名在私人医院、3名驻守槟城中央医院及2名驻守威中诗布朗再也医院,哪还有人分配到其他医院。

刘子健:不应抹杀功劳 吁检讨苛刻条例

槟州行政议员刘子健说,民办非盈利洗肾中心的贡献应获得政府肯定,而不是一纸令下抹杀了这些洗肾中心的功劳。卫生部应重新检讨对管制民间洗肾中心的苛刻条例。

他说,卫生部要每间民办洗肾中心必须要有肾脏专科医生驻诊之规定,影响了全国各地的民办洗肾中心,也严重影响了贫困的肾病患者。他说卫生部应寻策来协助这些民间洗肾中心,并不是强制条例来打压。

他认为,要实行有关条例前,卫生部应先征求民间洗肾中心之建议,才不会引起大力反弹。

威 南洗肾中心首届主席罗之义也到场关切事态进展,他受询时指出,洗肾中心是抱着为病患服务的宗旨而成立,卫生部应加以协助而不是恫言关闭民办洗肾中心。关于 民办洗肾中心须有肾脏专科医生驻诊之条例,他建议卫生部可派遣有关专科医生来民办洗肾中心驻诊,以解决是项问题。“双溪峇甲县医院至今都没有肾脏专科医生 驻诊,为何卫生部要订下苛刻条例来为难民间洗肾中心?”

廖中莱:保障病人安全 必须严历执法

(吉隆坡2日讯)卫生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表示,鉴于一些洗肾中心没有遵守卫生部的条规而衍生一些问题,包括病人在洗肾期间感染病菌,导致卫生部必须严厉执法。

他接受本报访问时指出,人命攸天,卫生部无法给予妥协。

本 报早前独家报导,卫生部本月开始会对国内近400间的慈善洗肾中心采取严格监督行动,要求国内慈善洗肾中心必须符合该部所要求的3项条件,即提呈洗肾中心 规划图、拥有中心成立执照、及拥有肾脏专科医生及符合卫生部条件的护士驻诊。只有在符合这3项要求后,有关洗肾中心才能取得操作准证。

他说明,卫生部所拟定的条例只是一般的基本条件,并非蓄意为难这些洗肾中心,尤其一些民间的洗肾团体是义务服务性质,协助卫生部减轻病人的负担,令卫生部非常感激,但也不意味着可以罔顾病人的安危。

不过,廖中莱说明,所谓的拥有肾脏专科医生并不正确,实际上驻守的医生只需有曾接受洗肾正统训练的医生即可。

廖中莱披露,有关条例存在已久,鉴于一些洗肾中心并没有遵守,并制造了许多问题,以致部门不得不严厉执法,保障病人的安全。

官员上门警告 5月展开查封

卫生部指威南洗肾中心因没有符合的驻诊肾脏专科医生,必须在4月30日自行关闭,若不,当局将在5月1 日封闭该中心,结果引发民怨,数百名人士前往声援。

该中心是在上个月29日上午,5名自称槟州卫生局官员及一名肾脏医生到该中心,并直接向正在洗肾的患者提出“警告”,要求他们前往私人洗肾中心洗肾,因为该中心已被令“关闭”。

据威南洗肾中心发起人兼顾问吴庆发表示,有关“官员”指该中心不符合卫生部条规,因为没有聘请一名肾脏专科医生驻诊,若拒绝在4月30日自行关闭,当局也会在5月1日展开查封行动。

他说,威南洗肾中心从当初的没有,到今天有55名洗肾病患及25架洗肾仪器。

他指,卫生部所要求的条件实在是太苛刻 ,是一个高档级资格的要求,而现有的医院都没有肾脏专科医生驻诊看诊?

他们说,非营利机构要承担每日庞大开销,所以根本无法符合卫生部的这项严格又高级的要求。

据他查知,在槟州的政府医院也只有槟城医院及诗布朗再也医院拥有肾脏专科医生,其他的政府医院也没有肾脏专科医生驻诊。

< 上一篇   下一篇 >
在线调查

你会赞成大马政府重新用国语教科学与数学吗?

  
谁在线
现在有 51 位访客 在线